服務熱線:029-87426369
當前位置:首頁 > 重要消息 > 陜西聚焦 >
鐫刻在世界之巔的陜藏情
日期:2020-09-06 09:46:17  來源:群眾新聞網(陜西日報)    字號: T | T

  中央支持西藏、全國支援西藏,是黨中央的一貫政策,必須長期堅持,認真總結經驗,開創援藏工作新局面。
 
  ——習近平
 
  “這是我第三次搬新家!”幸福像格桑花一樣盛開在藏族同胞尼瑪次仁的心頭。
 
  在他身后,“陜西援建”四個大字在陽光照耀下熠熠生輝,似乎訴說著濃濃陜藏情。
 
  日出東方,叩啟天穹。
 
  連綿的雪山屹立在藏西高原,深情俯視著這片蒼茫大地上的變遷;獅泉河自東向西穿城而過,孕育出阿里大地深厚悠久的文化底蘊;阿里人民逐水草而居,倚牛羊而生,在雪域高原續寫著同心共筑中國夢的絢麗篇章。
 
  因為神秘純凈,這里被稱為“世界上最后一塊凈土”。
 
  因為艱苦閉塞,這里也被稱為“生命禁區”。
 
  26年前,中央確定陜西省對口支援西藏阿里地區。26年斗轉星移,一曲曲天籟之音從喜馬拉雅山唱響,一代代三秦兒女共同見證著雪域高原震古爍今的滄桑巨變。
 
  26年來,陜西省委、省政府堅持以延安精神為指引,持之以恒做好援藏工作,先后選派9批援藏干部人才進藏工作,累計投入援藏資金17億元,援建基礎設施、安居工程、社會事業等項目260多個,使阿里地區基礎設施明顯改善,公共服務能力不斷增強,醫療、教育、脫貧攻堅等事業取得實質性進展,古老的阿里煥發出新的活力。
 
  7月中下旬,記者走進阿里,與陜西省第九批援藏干部人才和藏族群眾面對面,深切感受阿里滄桑巨變、陜西阿里兩地人民的深厚情誼。
 
  “班公柳”
 
  在戈壁灘上翩翩起舞
 
  海拔5200米,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上,一簇簇班公柳昂然挺立。
 
  “天上無飛鳥,地上不長草,氧氣吃不飽,風吹石頭跑。”人們眼中的阿里,遙遠而神秘。這里平均海拔4500米,高寒缺氧,交通不便,年平均大風天數達149天,最低氣溫零下40攝氏度,含氧量僅為內地的60%,是名副其實的“生命禁區”。
 
  但在張小平眼里,只要能像班公柳一樣頑強扎根,這里就充滿希望。
 
  張小平是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委副書記、行署常務副專員、陜西省第九批援藏干部人才領隊。2019年7月,陜西省第九批96名援藏干部人才抵達阿里。
 
  來阿里為什么?到阿里干什么?在阿里怎么干?面對眼前陌生的土地,張小平思考著。
 
  初到阿里,張小平很快就跑遍陜西省對口支援的噶爾縣、普蘭縣的2鎮6鄉25個村(居),走進一個個牧民家中,噓寒問暖,調查研究。阿里的模樣在他腦海中漸漸清晰——
 
  “阿里是西藏唯一沒有三甲醫院的地區!”
 
  “阿里的蔬菜肉類供應還需從幾千公里外運輸,吃菜又難又貴!”
 
  “阿里還沒有高質量的牧草!”
 
  “在辦公室可以邊吸氧邊上班,但下鄉時總會伴隨著頭疼、胸悶、嘔吐,由于地廣人稀常常趕不上飯點。”嚼一瓣蒜,吃一口榨菜,再吃一口夾生的方便面,張小平下鄉途中吃得最多的就是這高原上的“三秦套餐”。
 
  從三秦大地到雪域高原,有援藏“新人”,也有把阿里當成第二故鄉的援藏“老兵”。
 
  今年4月,陜西援藏干部呂智勇自駕青藏線,5天5夜,穿過茫茫戈壁灘、羌塘無人區,翻越海拔5200多米的唐古拉山口,行駛5000多公里,一路從關中平原駕車到“世界屋脊”,目的就是趕著給阿里地區普蘭縣運送防疫物資。
 
  “普蘭縣位于中國、尼泊爾和印度交界處,醫療條件差,防疫物資短缺。我必須把這些急需物資及時運過去。”面對家人的擔憂,呂智勇語氣堅定。
 
  今年44歲的他已經是一名“老西藏”了。自2011年至2016年連續兩屆援藏后,2019年他又重回普蘭縣援藏。
 
  此行,呂智勇還從陜西帶上樟子松、牡丹花、丁香花等,種到了普蘭縣雙擁公園,他說要把陜西綠“搬”到青藏高原。
 
  援藏一年來,49歲的獸醫師米光明記不清磨破了幾雙鞋。任天寒地凍,每天他都會背著醫藥箱穿行在阿里地區。無論是在沒有信號的無人區,還是滾石滑落的峽谷邊,只要看見牲畜群,他就會下車去“望聞問切”……
 
  一個個鮮活動人的故事,一種催人向上的力量。
 
  26年來,一批批援藏干部克服身體和心理的雙重考驗,踏著孔繁森的腳印,如班公柳般傲寒挺立,艱苦不怕吃苦、缺氧不缺精神,扎根雪域高原,矢志艱苦奮斗,用信念與堅守將陜阿兩地緊緊相連,讓“藏漢一家親”的花朵綻放在雪域高原。
 
  打造阿里的第一個“人工綠肺”
 
  夏季的阿里,處處煥發著勃勃生機。
 
  海拔4300米,阿里地區農業農村局草原站科研示范基地,由陜西援藏干部人工培育的牧草長勢良好,大地覆蓋上“綠色毛毯”。
 
  不遠處,從陜西“引進來”的土豆,在阿里地區通過露地起壟、白膜覆蓋、黑膜覆蓋三種模式已試種成功。
 
  總面積34.5萬平方公里的阿里地區,僅有3.18萬畝耕地,生態極其脆弱。要發展農業,橫亙在陜西援藏干部面前的,是高海拔稀薄干燥的空氣、充滿砂石和鹽堿化嚴重的貧瘠土壤,以及匱乏的農業科技人才……
 
  結合當地實際,陜西省第九批援藏干部組建農業“小組團”,緊緊圍繞牦牛、蔬菜、果樹等特色產業,用“繡花功夫”探索具有“陜西經驗”的阿里綠色發展之路——
 
  引進現代農業機械,開展機械化撿石作業、有機肥還田、人工排灌系統等生態建設工程,嘗試打造以阿里地區千畝示范基地為核心的獅泉河鎮生態“綠肺”。
 
  “我們的目標是探索出高海拔的科學種植模式。”陜西援藏干部、阿里地區農業農村局副局長王福堂說,植保無人機的首次試飛成功,標志著“中國智造”成功征服4300米海拔。
 
  在噶爾縣昆莎鄉,萬畝紫花苜蓿和油菜花在遠處雪山的襯托下,分外嫵媚動人。
 
  這里是經過一代代陜西援藏人悉心養護,包括人工種草、短期育肥、奶牛養殖繁育、奶制品加工等多種生產經營項目的現代農牧科技示范園區。
 
  10多年來,這里的種植、牦牛及肉羊飼養生產模式已經走上正軌,曾經的荒地出現了綠洲,變成周邊農牧民脫貧致富的“香餑餑”。
 
  生菜、油麥菜、甜菜……在噶爾縣生態農業產業園智能溫室大棚里,蔬菜長勢喜人。
 
  “智能溫室大棚里的很多蔬菜,我以前沒見過更沒吃過。”能在家門口吃到新鮮的蔬菜,是藏族群眾阿旺旦扎夢寐以求的事兒。長期以來,阿里的水果蔬菜需要從千里之外的新疆等地運輸,運費比菜都貴。
 
  “園區采用的是咱楊凌示范區的無土栽培技術。我們還引進了草莓、柑橘、火龍果等水果進行試驗種植,創造了規模化草莓種植的海拔最高紀錄!”作為噶爾縣農業農村局的一名技術干部,陜西援藏干部張絨的援藏目標,就是培育出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能吃得夠、吃得起的果蔬。
 
  改革春風吹拂著這片土地,陜西援藏干部敢闖敢試,讓一座座現代農業產業園屹立在“世界屋脊的屋脊”。
 
  行走在高原的健康“守護神”
 
  趙岳峰是陜西省第五批“組團式”援藏醫療隊成員,阿里地區人民醫院外科業務主任。
 
  在阿里,就醫難、就醫遠是常態,若是遇到什么疑難雜癥,只能送患者到1600公里外的拉薩或更遠的內地救治。
 
  2019年7月,趙岳峰初到阿里的第三天,還沒來得及適應高海拔帶來的“刺激”,考題就來了。“一名32歲的藏族患者病情危重,需要急診進行雙側腦挫裂傷灶清除去骨瓣減壓術才能救治……”作為一名有20年治療經驗的神經外科醫生,他第一次擔心治不了病人。
 
  但患者情況危急,這臺手術即使冒險也要做!頂著壓力,吸著氧氣,歷時8個多小時,趙岳峰與當地外科主治醫師德吉卓嘎共同成功完成了這臺手術。3個月后,他再次成功對該患者進行了雙側顱骨缺損鈦網修補術。
 
  從2015年7月起,陜西就開始“組團式”選調援藏醫療人才來到阿里,對口幫扶阿里地區人民醫院,持續填補阿里地區醫療服務水平的鴻溝,不斷實現這樣“零”的突破——
 
  發揮專業優勢,讓3D打印修復顱骨、腹腔鏡等十余種手術首次在阿里開展,先后成功實施1321例重大手術,填補刷新307項醫療技術空白;
 
  搭起遠程醫療,借助遠程會診平臺開展遠程會診與疑難雜癥診斷,讓更多醫生遠程援藏;
 
  發揮“傳幫帶”作用,與本地醫務人員結成幫帶對子,培養醫療骨干74人,打造了一批帶不走的醫療人才隊伍;
 
  ……
 
  如今,阿里地區已有6家縣醫院完成“二乙”創建,其中陜西省牽頭的有4家,阿里群眾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更高質量的醫療服務。
 
  8月21日,陜西省第六批32名援藏醫療人才再次接過“接力棒”,成為繼續行走在高原上的健康“守護神”。
 
  讓優質教育在雪域高原落地生根
 
  獅泉河畔,陜西省投資2.58億元援建的西藏阿里陜西實驗學校,目前有1547名學生和121名老師。
 
  面對記者的鏡頭,五年級1班學生才旺米赤和他的同學們興奮地圍攏上來,紅撲撲的臉上滿是笑容。
 
  “我們學校是最美的學校,我們可以上自己喜歡的興趣班,可以跳鍋莊舞……”才旺米赤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自豪地說道。
 
  “在阿里,種一棵樹比養一個娃還難!今年,我省投資500萬元進行的校園內外綠化工程,讓孩子們有了更好的學習環境。”陜西援藏干部、西藏阿里陜西實驗學校校長鄧付寬告訴記者,學校已經成為獅泉河畔一道亮麗的風景線。
 
  海拔3650米,拉薩河畔,西藏拉薩阿里地區高級中學。同樣是陜西為阿里援建學校,與西藏阿里陜西實驗學校相距近2000公里。
 
  “阿里地區海拔高缺氧嚴重,師資隊伍很不穩定,在拉薩實行異地辦學創造了阿里地區教育的奇跡。”陜西援藏干部、西藏拉薩阿里地區高級中學校長趙江社解釋說。
 
  “援藏是一份責任和關愛”“希望孩子們擁有豐富多彩的校園生活”“援藏要用心、用情、用力”……每一位援藏的老師都有西藏情結,他們甘于奉獻只為做孩子們的“筑夢人”。
 
  “萬余冊圖書大浪淘沙式的分揀工作完成,這樣更有利于孩子們閱讀……”李晨光從舊書堆里抬起頭,耐不住心中的喜悅在朋友圈分享道。
 
  在西藏拉薩阿里地區高級中學孩子們心里,這位來自陜西的援藏老師為他們點亮了心中的“晨曦之光”。目前,來自西安中學的援藏老師李晨光發起的“晨光書屋”募集圖書已達上萬冊,開發的MG動畫微課也很受歡迎。
 
  從改善辦學條件到推進教研教改;從轉變援藏工作思路到豐富學生課外閱讀;從“一對一”“一對多”幫扶到去名校“跟崗”學習交流……2019年7月以來,陜西省第二批“組團式”教育援藏團隊從“輸血”到“造血”,讓優質教育資源在雪域高原生根。
 
  幸福之花在雪域高原綻放
 
  26年,歲月長河中匆匆一瞬,卻在這片雪域高原高質量發展的征途中鐫刻下新的歷史標注——
 
  一棟棟基礎設施完善的住宅在這里建成,一座座溫室大棚如“生命綠洲”般在這里挺立,一個個援藏扶貧項目在這里落地,一個個“首次”在雪域高原生根發芽……這份實實在在的“成績單”,折射出26年來陜西對口支援西藏阿里地區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成果的縮影。
 
  道路硬化了,路燈亮起來了,超市開了,暖氣通了,幼兒園建起來了,廣場修好了……阿里地區714戶3295名建檔立卡貧困群眾搬進了噶爾縣康樂新居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的“花園房”,從此告別了牧區“風吹雨打”的生活。
 
  在噶爾縣門士鄉索多村,女主人次仁卓瑪正在一樓的茶館里給過路的客人煮酥油茶。
 
  作為第一批搬進邊境小康村的牧民,次仁卓瑪感觸頗多:“以前住在帳篷里沒有衛生間,吃水也要到噶爾河去取。現在不僅實現了人畜分離,孩子們上學包吃包住啥也不用操心,愛人買了大卡車跑運輸,每年還有草補、邊民補貼……”
 
  幸福的笑容掛在次仁卓瑪的臉上,勤勞的雙手解開了“幸福密碼”。
 
  加木紅柳濕地公園,風光旖旎。
 
  藏族同胞正唱著吉祥歌圍著圈跳鍋莊舞,不時喝上一口香醇的青稞酒、吃上一口烤肉,孩子們在一旁嬉戲打鬧。
 
  “他們這是在‘過林卡’,就是咱的野炊。旅游業可以給藏族同胞帶來更好的生活。”陜西援藏干部、阿里地區旅游發展局副局長聶慧東介紹。
 
 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。旅游產業已經成為農牧民群眾手中的“金飯碗”。 近年來,陜西省文化和旅游廳先后派出5批工作隊赴阿援助。僅2019年,阿里地區共接待游客110萬人次,較2018年同比增長24.7%;實現旅游收入13.8億元,較2018年同比增長27.7%。
 
  陜西,對阿里人來說既遙遠又溫暖。
 
  遙遠,是因為兩地相距4000多公里。
 
  溫暖,是因為26年來一批批陜西援藏干部共同譜寫了一曲氣勢恢宏的陜阿動人樂章。
 
  行走在阿里地區,一根根潔白的哈達架起陜阿友誼的橋梁;一聲聲“扎西德勒”暖到援藏干部心坎兒里;一條條“陜西路”記錄陜西援藏印記;一個個“陜西援建”見證陜藏情深……這里是人煙稀少的高原邊陲,卻鋪就出一條通向幸福的康莊大道,悠揚的高原牧歌聲中,幸福之花在雪域高原處處綻放。(李旭佳)
(責任編輯:和諧陜西網)
    
和諧陜西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   
  1.凡本網注明“稿件來源:和諧陜西網(www.tzcpwl.com)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本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和諧陜西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2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和諧陜西網www.tzcpwl.com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3.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29-87426369
 
求是論壇 精評妙論
網上民聲 和諧論壇
地方 · 縱橫   加盟>>

友情鏈接

合作伙伴

網站地址:西安市碑林區建國路102號機床大廈5層 
郵政編碼:710001 客服熱線:029-87426369 電子郵箱:hxsx001@sina.com
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:陜ICP備08001815號-1 網絡經營許可證號:91610133677930023N
技術支持:陜西萬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西安愷翼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本網法律顧問:陜西法正平安律師事務所張平安主任律師
和諧陜西網——講述陜西故事、傳播陜西聲音、展現陜西形象的重要平臺

掃描一下二維碼關注和諧陜西網
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
陜公網安備61010402000051號
 
手机版青青青草免费观看,啪啪啪视频大全_啪啪啪视频全集_啪啪在线播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